取舍与焦虑,2018新能源车主过得怎么样 ​

新能源车

几乎是在狗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北京公布了新一年的小客车指标配额,4万的汽油车指标和6万的新能源指标与上一年没有任何变化,但这却再一次提醒了老张,摇号的中签率已经低至1/2300,而新能源指标也要排到2026年了。是撞大运还是老老实实排队,面对这两难的选择,老张迟迟无法定夺。

而在一千多公里外的上海,26岁准备结婚的小胡也要做出抉择了。如果买一张8万块钱的燃油车牌照,那就意味着新车要从凯美瑞降级到卡罗拉,而选择新能源将会让他与心怡已久的凯美瑞擦肩而过。8万,对于刚刚参加工作没几年的小胡来说不是小数,理性与感性之间等待小胡做出取舍。

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逆势增长,销量突破百万,同比增长超六成,这些耀眼的成绩让整个汽车产业都在为之欢呼雀跃,但在北京和上海,却有着上千万像老张和小胡这样的消费者为一张车牌发愁,同时也有众多购买了新能源汽车的人每天仍在由续航和充电所带来的焦虑中度过。

北京老杜: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7年,老杜33了,但还没有一辆自己的车。不想再让老婆孩子挤地铁的他决定2018年无论如何也要买辆车,于是,摇了五年号的老杜决定放弃五倍中签概率,改排新能源车牌,并在去年年初拿到了牌照。对于自己的这项决定,老杜现在有些“沾沾自喜”:

“你看,就差一年,现在要排队五六年,我只用了五六个月。”

但说到这台精挑细选的新车,老杜却是五味杂陈。

“我之所以果断地去排队,除了急着用车,我个人也是很支持国家发展电动车的,这对环保和科技发展都是有利的。”老杜这样的身体力行者远比我们这些开着燃油车却高喊“新能源是不可逆的大势所趋”的“假招子”高尚得多。

不过,向来思考问题全面的老杜并没有像一个热血的革命青年一样头也不回地投身到新能源浪潮之中,他除了精心挑选新车外,也对电动车的缺点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充电时间长、续航里程缩水、冬天性能削减严重等这些问题老杜都有所了解,但老杜觉得,家里有车位、单位有充电桩的他应该是最适合开电动车的“少数派”,然而在开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这些问题的严重程度远比想象的更为可怕,而别人口中的“少数派”说的也不是他,而是同时拥有奔驰宝马奥迪保时捷的特斯拉车主。

“行驶里程太低,低到你们无法想象。”

老杜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向我们这些“外行”诉说着,仿佛在就一件很严肃的事告诫着涉世未深的年轻,又好像初为人夫、初为人父的男人在与狐朋狗友聚会时,一边叹息一边说出的那句忠告:没玩够千万别结婚别生孩子。

“官方声称的续航里程对司机和环境都很苛刻,不能开空调不能高速不能急加速,如果这些都有,那续航里程就只剩70%了,如果跑长途还要提前进充电站,你是不敢让剩余里程在100公里以下的,这样算来我这辆号称续航300公里的,实际也就相当于150左右。”

“那这辆车开坏了或者以后你家再有指标你还买电动车吗?”

“买!”老杜毫不犹豫地说,“现在的电动车有问题不代表电动车永远有问题,我相信八年十年后电动车肯定比现在好得多。”

听完这席话,老杜的形象在我心中瞬间高大了许多。

上海唐老师:关键时刻指望不上

与老杜有着同样情愫的张先生却面临着几年后可能无车可开的窘境:“上海是一车一牌,这辆新能源车报废了这张牌照也就没了,可谁知道几年以后上海的电动牌照还是不是免费送,就算再想买电动车都未必能买到了。”

而相比续航和充电问题,张先生对电动车的耐用性更加担忧,“现在的电动车应该没有汽油车耐用,如果五六年以后就报废了那可亏大了,一辆20万的车成了40万的车。”

不过,对于做红酒外贸生意、家里还有一辆奥迪A4L的唐老师来说,他更关注的是电动车当下使用起来的感受。

“买这个车主要是作为汽油车的补充,平时短距离上下班比较经济,充电还是比加油要便宜的多,单位地库有充电桩充电比较方便。”

但唐老师觉得电动车的使用环境还是有较大的局限性,因为自己的奥迪是外地牌照,会有很多限制,而电动车的剩余电量会增添很多不确定性,如果路程远还要提前查看沿途是否有足够多的充电桩,因此电动车更多的就是在上下班时间段使用。

“现在都很流行开车过年回家,我家住福建已经连续两年开车回家过年了,但如果我只有这辆电动车就不能开车回家。”

“先不说半路抛锚的风险,光是每次进服务区充电就要浪费不少时间,尤其是冬天。”唐老师还向我们回忆一段痛苦的经历,“刚买车的时候图新鲜开着它跑了趟长途,几乎每一百公里就要充一次电,每次哪怕只有半小时也非常熬人,我老婆甚至跟我说以后再也不坐我的电动车了。”

说起购买这辆电动车,唐老师其实已经有些后悔了:“说真的,这辆电动车相比奥迪A4L也就便宜了四五万块钱,但不管是看上去还是开起来都差的挺远的,我家里和我自己也买过三四辆车了,这台的质感是最差的。”

记得在2016年前后,我们曾对当时的新能源车主进行过类似的采访,当时市面上还以北汽EV200、江淮iEV6S和比亚迪e6等如今已停产或退出主流市场的车型为主,而北京的新能源指标也基本处于“白送都不要”的状态,除了大多数人还对摇号抱有一线希望外,更多的是消费者对于电动车续航和充电的焦虑非常严重。

两年过去了,北京的新能源指标从“即拍即得”到了“排队八年”,新能源车在续航等各方面的产品力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不变的却是车主们的焦虑。从数字来看,翻倍的续航里程和销量是令人欣喜的,但从在充电站焦急等待充电的司机眼中看到的,仍是电动车相比燃油车所带来的诸多烦恼与无奈。

http://xzh.i3g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