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乱象猫腻多:大公司带头扰乱秩序、小公司顶风作案

车险百科

(原创:保财论道)

导读:

车险市场,格局已定,然蓝海竞争之下,想要维持现状,乱象,则是萦绕车险市场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乱象背后,有主动逐利为之,更有被动跟随者。2019年,到底是谁带头扰乱秩序,又是谁顶风作案?

今日,保财论道推出车险系列稿件第二篇《车险乱象猫腻多:大公司带头扰乱秩序、小公司顶风作案》,梳理2019年以来,车险市场之中那些被监管点名的突出乱象及“制造者”。

正文:

车险,作为高度同质化的保险产品,对于消费者而言极具价格敏感性,无论是新车配置保险还是到期续保,价格的高低、补贴的丰厚,往往具有直接的影响。

曾经,传统的商业车险由监管统一定价,出险率高低不一的车型费率相近,类似于“一刀切”,绝对公平也引致绝对不公。随后,监管放开费率,保险公司在车险定价上具有更多主动权,但价格战,却成为息息不止的轮回战

如果说,车险市场之争是诸强与中小公司之间的市占率之争,那么费用,则是各家公司手中的“底牌”,车险市场竞争白热化背后,各财险公司依靠费用抢占市场的情况屡禁不止,违规频现、乱象丛生,违规手段更有趋于隐蔽的“苗头”。

利益驱使下,当前,高手续费捆绑销售、数据不真实、重规模轻合规轻效益等问题依旧突出。今日,“保财论道”梳理归纳2019年以来监管对车险违规开出的罚单,反向映射,将车险六大乱象一一呈现。

乱象一:虚构业务、虚构费用套取费用

商车费改的初衷,本为解决车险高保低赔、无责不赔等问题,但费改带来的利润空间,并未实际反映在保险公司的业绩上,而是给费用留出了更大空间,中间渠道成本不降反升。在车险产品标准化的前提下,费用和服务,是财险公司抢占市场的主要手段,相比服务而言,费用操作更易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尽管业内实行费率“报行合一”的自律政策。但自律终究是自律,利益趋势下,部分险企开始尝试突破限制。但在车险监管高压的大背景下,所谓的“费用”如何提取?基于此,虚构业务、虚构费用套取资金,用于公司营销奖励或支付代理机构费用等,这类险企惯常使用的“小把戏”,仍屡禁不止。

先来看过往的行为,2019年7月,银保监会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将华海财险早前的套费行为暴露无遗。据了解,2017年1月至7月,华海财险营业总部通过广告费、业务宣传费等费用报销资金后,用以支付中介机构车险代理业务品质奖励合计559.08万元。对此,监管予以严重处罚,华海财险及时任负责人累计罚没60万元,营业总部被勒令停止接受商车险新业务3个月。事实上,财险公司通过直接业务虚挂中介业务等方式套取手续费等现象,在业内并不少见,且方式多样,例如,会议费、广告费、咨询费、服务费等方式。

除了虚构费用套取费用外,部分险企还通过“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将商车险直接业务落在代理人名下”等业务操作进行套费。2019年上半年,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国寿财险、大地财险、阳光财险、华海财险6家险企均因“套费”被监管点名,合计处罚140万元。

乱象2:编制提交虚假资料、财务数据不真实

通过违规费用操作,险企推升了费用“天花板”,表面看似使得业务符合监管要求,但由此造成的虚假账目等行为,小至投保人联系电话虚假、车险保单业务信息混乱,大至实际销售人员佣金发放与业务系统、手工业务台账中记录的业务数据不一致等,除此之外,手工调账、冲账等违规行为,也导致车险数据失真,财务数据不真实。

例如,当财险公司预计车险综合费用率指标偏高时,采取调账等方式来冲减费用已是公开的“秘密”,而监管也在逐步加大对车险数据真实性的核查力度,防止险企“做手脚”。

例如,当财险公司预计车险综合费用率指标偏高时,采取调账等方式来冲减费用已是公开的“秘密”,而监管也在逐步加大对车险数据真实性的核查力度,防止险企“做手脚”。

粗略统计,2019年上半年,因“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等事项,人保财险累计被罚12次,合计被罚320万元;国寿财险次之,4次点名累计罚款88万;平安财险、中华联合财险、大地财险、华安财险等险企亦榜上有名,合计处罚金额超600万。一位业内人士向“保财论道”透露,尽管不能一概而论,但因“编制提供虚假资料”而受罚的财险公司,不少起因皆是车险业务。

对于人为调账,监管同样不姑息。2019年7月19日,吉林省银保监局接连下发35号至41号罚单,均指向人保财险吉林省分公司。据了解,2017年,人保财险吉林省分通过在佣金管理系统对15.02万笔车险业务手续费支出进行人为调整,导致车险业务和财务数据严重不真实,虚增利润2699.95万元。对此,人保财险吉林省分被勒令停止接受商车险新业务2个月,自2019年7月22日至2019年9月21日,合计罚款101万元。

乱象3:未按规定提取车险业务准备金

监管多次强调表示,财险公司应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及时足额提取未决赔款准备金,不得违规调整未决赔款准备金以调节赔付率数据。

近日的一纸罚单,则是指向紫金财险的违规行为。银保监会下发的处罚书显示,紫金财险湖南分公司交强险、车险已发生未报告未决赔款准备金余额长期为负值,准备金长期提取不足。针对紫金财险存在未按规定提取准备金的行为,处以30万元罚款,两位相关责任人分别罚款10万、6万元。

事实上,财险公司准备金提取不足、总公司本级不做业务但留存准备金等问题,将直接影响总公司及分支机构经营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扭曲对公司保单业务质量的判断,并不利于商业车险改革阈值监管工作的有效实施。

乱象4:突破地域空间违规跨地区承保

趋利性使然,尽管近年来监管持续加大车险监管处罚力度,违规行为却并未日趋消逝。

2018年3月8日,原保监会下发《关于调整部分地区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的通知》,进一步放宽四川、山西、山东、福建等7个省市的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为全国范围推动商业车险费率自主定价探索经验。此后,青海、陕西、广西3个省区先行先试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费改之后,由于各地区折扣系统存在差异,加之地区之间业务压力不一,佣金同样存在差价,基于此,部分险企动起了“歪脑筋”——异地承保。

2019年7月30日,青海银保监局分别对人保财险海湖支公司、润得保险经纪青海分公司、平安财险西宁支公司开出罚单,指向“违规承保异地车辆保险业务”。其中,人保财险被罚25万,润得保险经纪被罚5万,平安财险被罚25万, 以上违规行为相应责任人均被予以警告处分。业内人士分析称,或是因为青海当地保险公司为满足上级机构下发的业务规模需要,故采取了低保费的诱惑,吸引外地车主前来投保。

此外,平安产险上海分公司违规承保湖南地区的7份交强险,则被湖南银保监局处罚0.9万,并予以警告。据了解,除上半年被处罚的两家头部险企,亦有部分中小险企迫于业务量的考核要求,“暗地”承保异地车险业务。然而,据业内人士透露,除低价车险的吸引外,亦有部分乐意去外地投保的车主,属于被当地市场挤出的高风险人群,业务质量难言有保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乱象5:变相修改或拆分车险产品的责任范围及费率

按照监管要求,财险公司不得使用口头约定、特别约定、补充协议、批单和退保条款等,变相修改或拆分车险产品的责任范围、保险期限、权利义务和费率水平等。

浙商财险的不合规行为即被监管“点名”,2019年1月7日,银保监会罚单指出,浙商财险在原保监会监管函要求停止接受非车险新业务期间,通过批单的方式延长保险止期,批增保费189.35万元,签发新保单1674份,保费金额合计1462.4万元,对此,浙商财险及相应负责人合计被罚56万。

2019年7月23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财产保险公司产品条款费率非现场检查问题情况的通报》,20家财险公司产品被点名,其中,太保财险、大地财险、中合联合财险、利宝保险、英大泰和财险、鼎和财险、华安财险、锦泰财险、安盛天平财险等9家财险公司的违规事由中,均包括“备案产品含涉车责任,违反关于备案产品管理范围的相关规定”。例如,公众责任险附加险或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险附加险中包含机动车第三者责任。

基于此,监管要求以上公司立即停用问题产品,并在一个月时间内完成问题产品的修改工作,此外,安盛天平财险被勒令自接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之日起六个月内,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农险产品除外);太保财险等8家险企禁止期则为三个月。

此外,通过商车费改,车险费率上下限被放开,允许保险公司进行车险自由化定价探索和车险创新产品申报。但车主驾驶行为指标难以量化,某些产品“创新”的同时,却也突破监管制定的费率规则,对行业车险费率造成冲击,早前业内即有“按天买车险”的产品被监管予以禁止。

乱象6:予以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

返还或赠送现金、预付卡、有价证券、保险产品、购物券、实物或采取积分折抵保费、积分兑换商品等“糖衣炮弹”,是早前不少车主在购买车险时面对的诱惑。相比于后期难以量化的服务,前期譬如加油卡、电话卡的实物返利,对于车主购买决策有强烈干扰作用,部分财险公司即通过消费者这一心理,进行营销。

2019年3月29日,大连银保监局14封行政处罚书,分别指向人保财险与太保财险的违规行为。其中,人保财险收到8张罚单,其大连分公司及下属营业部,通过车行向客户赠送车辆维修保养服务、向客户赠送积分用以抵扣车险保费,被勒令停止接受电销渠道商车新业务3个月,累计被罚款103万。太保财险大连分公司电网销业务部,则赠送车险客户加油卡、充值卡,除被予以处罚外,相关负责人更被撤职处理。

尾声:

乱象不止,监管升级拳拳到肉

2019年4月,银保监会曾在业内通报《关于继续加大车险市场乱象整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在11地银保监局查实公司未按规定使用报批的车险条款费率的违法违规行为后,先后对32个计划单列市和地市级保险机构采取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

其中人保财险9个,平安财险10个,太平财险4个,太平洋财险、国寿财险、大地财险、阳光财险、华安财险、永安财险、北部湾财险、浙商财险、华海财险各1个。

随着监管升级,被予以高处罚的公司数目也在上升。业内人士对“保财论道”表示,经过前段时间整治,市场直接通过返现方式进行违规的现象明显减少,但有转为较为隐蔽违规手段的趋势,加大了查处难度,例如虚列管理费用、费用延迟入账、不合理的理赔利益输送等。带头扰乱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顶风作案的中小公司,成为下一步的整治重点。

乱象未止,财险公司之间激烈甚至恶性竞争,非理性“价格战”行为大幅降低车险承保利润,车险亏损已成常态。当前,如何规范车险市场发展,整治市场乱象,营造公平、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原创:保财论道)